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姑苏说 > 历史 > 大国战隼 > 第357章  大炮时代的结束

大国战隼 第357章  大炮时代的结束

作者:步枪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23 05:01:39 来源:奇书网

最新网址:xqishuta

一架歼-11BS刚刚加入降落航线,跑道上正好有一架歼-11B在起飞,两架战机正好在塔台对着的西侧形成了一个飘逸的“X”形状。

衔接紧凑的训练已经开展了数日。

北库的夏日训练热情比正午的太阳光都要火热,101旅的官兵们已经发疯了,尤其是鹰隼大队的空地勤官兵们。薛向东从他们的工作生活中彻底的离开了,他们才猛然发现已经是有多么舍不得他。

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亏欠了老旅长的,必须要往死里搞训练,把所有的悲痛化为战训的动力,这支部队也就开了加力。

包冠华指着刚刚落地的27号歼-11BS向前来视察的梁鹏飞介绍道,“李战刚刚落地。”

“第五天了吧?”梁司令说。

“今天是第五天了。”包冠华的面容很憔悴,过去一个多月里仿佛老了几岁,但是精神却非常的好。

梁鹏飞说,“训练的弦不能崩太紧,过犹易折。”梁鹏飞说。

包冠华说,“天气很好,同志们的训练热情很高,部队任务很重。”

薛向东走了,担子都压在了包冠华肩上。正营之后他就再没有担任过军事作战岗位,对组训已经有些生疏了,硬是把自己的能力在短短的一个多星期里逼了出来。

梁鹏飞很清楚现在很难让101旅的官兵们冷静下来,他多次心里感叹着,薛大炮就是薛大炮啊,走了也不让人省心,总是要折腾你几下。现在梁鹏飞想起以前薛向东常说的榨干自己的每一分作用,那份感受就更加的深刻了。

功过留与后人评说,但薛向东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真的做到了死而后已。

“李战在带薪飞行员?”和梁鹏飞一块过来的空军大校问道。

包冠华说,“是的,老飞训练新飞新训,他连轴转。”

“老包,见见吧,方成河,你的新搭档。”梁鹏飞这才介绍道,“原二师政治委员方成河,现101旅旅长。老方,这位就是你的政委包冠华。”

方成河没有丝毫的迟疑马上敬礼,“包政委。”

包冠华的资格和年龄都比他老,虽然担任正师级职务没有他的久。对于从把二师的政委方成河调过来担任旅长,包冠华有一些意外,但也仅仅如此。总体地看,方成河是最合适的人选了。101旅的重点是鹰隼大队,鹰隼大队的灵魂是李战。方成河应该说比101旅任何人都要熟悉和了解李战。

上级作出的这个决定显然是有这方面的慎重考虑的。

自从那天晚上决定隐瞒下薛向东患重病的事实,他就放弃了继续晋升的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把101旅好好的管起来带好起来也就能对得起薛向东的在天之灵了。

薛向东甚至指着包冠华的鼻子说你已经落伍了该告老还乡告老还乡把位置让给年轻一代。

简单的聊几句,方成河马上就进入了工作状态。他带了个机要参谋过来,是二师机关比较能干的张威,也算是李战的老熟人了。

从塔台前往停机坪,在崭新的霸道4000车上,张威低声向方成河汇报刚刚搞清楚的情况,道,“李战带飞的新飞行员叫薛正荣,是老旅长薛向东的儿子,包政委上个月亲自去训练基地把人要过来的。”

“嗯。”方成河微微点了点头

他到停机坪的时候,正好看到战机边上李战正在给一名年轻的飞行员讲解动作,打着手势神情严肃非常的专注,那年轻飞行员认真听讲的情况下有一些慌张的神色表现。

“歼十一B的飞控是很灵敏的,你操杆的动作一定要把握好尺寸,就像刚才的降落动作你推杆就有些大了,还有一个就是你握杆的手一定要稳住,你做机动是战机在做动作不是你在座舱里做动作你肩膀晃来晃去干什么开赛车啊?我讲的这几点问题好好体会一下,明天继续飞行一定要克服掉。”

李战严肃的样子让机务组的官兵们都觉得害怕,大队长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对待过谁,薛正荣来了之后一切就变了,李战几乎把所有的压力都施加在了他身上。

“你是新飞的时候也一样,不要给年轻人太大压力,慢慢体会,飞一次有一次的感悟就是进步。”方成河说着走过去。

薛正荣马上立正敬礼,机务组的官兵们也都停在手里的活立正敬礼,机务组长要集合队伍报告,方成河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继续工作。

李战向方成河敬礼,“方政委,你过来当旅长?”

他看到了张威,张威向他敬礼,他回了个干脆利落的军礼微微点头。

“消息很灵通嘛。”方成河指了指停机坪后面的草坪,说,“我有话跟你说,把工作交接一下。”

李战对薛正荣说,“你去找教导员,让他带去你研究飞参数据,明天把我提的几个问题解决掉。”

还是给了很大的压力,也是希望。

把飞行头盔夹在肋下,李战一边摘白色劳保手套一边和方成河往草坪那边走。

“两个事。”

他们之间不需要客套,方成河直接说事,“第一件,军区关于你对你处理决定下来了,写份检讨交旅党委。”

“嗯?”李战皱眉。

这算什么处理决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李战实际上已经做好了挨大过处分的心理准备了,正如师姐朱晴莹所讲的,最轻都是一个大过。对他来说最不能接受的是停飞,因此他最担心的是不让他飞了,而不是给予其他多么严重的处分。

可是让写检讨书而已,这算处分吗?

方成河说,“林主任在汇报里说是他没注意脑门磕了一下,和你之间也并不存在个人冲突,而是对事情持不同看法,从而进行了一些激烈的讨论。军区根据林主任的报告给你定的处分。”

“林主任?”李战更意外了。

他应该恨不得枪毙了我才对,怎么会替我说话?

调查组的调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但也很艰难,无论询问到谁,得到的答案都是主动承担责任。林主任带伤进行询问,问得深了就什么都问不到了。前前后后查了一周的时间才返回。

李战以为会是一个让他很难接受的结果,结果却是薛向东顺利的评为了烈士,而对任何人都没有追究责任。

方成河冷笑着说,“你总以为全天下就你高尚。林主任和你父亲的年纪差不多,你再怎么着也不能对他下手啊,你这个臭脾气改不掉以后早晚得出事!”

“我还年轻嘛。”李战说。

方成河意外地打量着李战,微微点头说,“看样子是完全恢复了,航医室还是比较客观的。”

如果没恢复,航医室不会给李战出具放飞证明的。

李战笑着说,“早好过来了。现在想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的,早晚都有那么一天,早晚的问题。如果有得选,我也会选择死在战斗中而不是病床上。”

“打住。”方成河抬手说,“我现在要得是你好好活着,把鹰隼大队给我搞上去。我已经向军区立了军令状,两年之内要把101旅建设成为全军最硬的蓝军部队。做不到这一点我申请转业把位置腾出来让有能力的人上。”

方成河此次接任101旅旅长一职可谓是临危受命。该部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的始端,最熟悉情况的薛向东突然牺牲,对该部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处理不好的话这支部队很有可能再次沉寂下去。

军区这个时候从另一个军区把方成河要过来的目的不言而喻了,因此方成河的压力很大,客观地说他的压力是最大的。干得好是应该的,因为有薛向东打下的基础,干得不好就是罪人,搞不好会成为“在关键时期耽误了101旅重振往日辉煌的部队长”。

方成河说,“当然,我没有空着手过来。三架歼十A是二师送给我的礼物,齐宏师长很够意思。”

“二师又换装?”李战诧异道。

点了点头,方成河说,“第一批装备的歼十A型有六架移交出去,腾出编制来装备歼十S战斗教练机。部队发展很快,飞行员队伍建设有些跟不上了。”

李战说,“那也是上级领导机关对我们旅的厚爱,和二师的军事主官有什么关系。”

“呵,臭小子心眼儿还挺小。”

方成河说,“第二件事。十五号饿了死有个军事交流团过来,会来三架战机和咱们展开交流,搞个简单的协同作战演练。上级把这个任务交给咱们旅,我就交给你了,搞好了。”

“什么战机?”李战问。

李战的关注点很不一样。

这种对外军事交流活动哪怕规模很小很简单也是具有重大意义的,能参与这样的活动无论是个人资历还是立功受奖都是比其他人有更多的优势。接到这个任务谁不说先问规格规模,谁会去关注对方开的是什么飞机?

他眼里只有战机。

方成河说,“目前还没有确定,肯定不会是米格。可能会有一些原型机过来,有向我们展示推销的意思。”

“苏三五啊。”李战马上就想到了这款吹得很厉害的战机。

当时他还在二师的时候就有传言了,现在看来双方的谈判已经在进行了。饿了死这个时候要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展示SU-35战斗机,肯定是为了尽快促成这笔买卖。

饿了死真的吃不饱饭了。

“只是可能。”方成河说,“这几天你先把新训的工作放一放,交给其他人,交给聂剑锋。你挑几个人好好的准备一下演练科目,要把看家本领拿出来。”

李战问,“我可以开歼七吗?”

方成河奇怪反问,“为什么要开歼七?”

“不想给他们太大压力。”李战说。

方成河哭笑不得,“你算了吧,咱们拢共就那么点家当你还给别人压力。饿了死再差人家祖上也是大富豪,遗产再吃个十几二十年都没有问题。”

他说,“准备两到三个科目,届时可能会安排实弹射击。还有五天时间,你拿一个实弹射击训练计划出来,我们先搞一次训练,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是。”李战说。

方成河问,“三架歼十A编入你大队,你打算怎么用?”

李战喜欢歼-10是他所服役过的部队所有官兵都知道的事情,甚至都大红鹰师的官兵们都知道,真的是喜欢到骨子里去了。可惜有缘无份一直不能好好的沟通以至于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没有很大用处。”谁知道李战却是很失望地摇头,“我们也缺双座机,一样存在飞行员队伍建设跟不上的问题。我一个大队顶别人一个团,老鸟拢共就那么点,下半年搞人歇机不歇训练,人员很疲惫。”

他想了想,说,“如果是双座机,我想开展空中加油训练。旅长,能不能请示一下换成双座的?”

李战一直想搞空中加油训练,可惜他手里的战机有空中加油能力的只有四架歼-8FR,因为是单座的所以没有办法进行教学。这个事情他也就只能放在心里。101旅要成为具备全天候全空域作战能力的部队必须要具备空中加油能力。

“不可能。”方成河说,“二师就是要换双座的才把一部分A型移交出去,不可能给你双座型。”

李战说,“那就编入战术侦察大队吧,改成电子战机来用。”

“战机这么缺还改电子战机?”方成河有些跟不上李战的思路了。

按照先重点后辅助的原则,战机的用途首先要保证制空方面的,也就是国土防空这一块。电子战机属于辅助类飞机,在有富余的情况下才会考虑进行发展。

为什么使用歼-8F作为战术侦察机的平台?

是因为它的高空高速性能很优越吗?显然不是的,歼-11和歼-10系列哪个都比它强,歼-8只不过是加速性能要好一些、升限高一些。但是歼-8这个平台便宜,你一架歼-10顶几架歼-8,在第三代战斗机存在大缺口的情况下用珍贵的歼-10或者歼-11改战术侦察机无疑是一种“浪费”。

因此才有了老平台新机型的出现。

李战说,“旅长,101旅未来要走混编的路子,电子支援战机必须要有。在一个,歼十不挂副油箱的话没有办法全程跟随歼十一作战,挂了副油箱又严重制约了空战性能。让这些战机一边尝试搞电子作战兼顾一定的对地打击是目前最好的安排了。”

方成河微微点头,说,“101旅走在前面了,二师在这方面显得很不够,思想还不够开放动作还不够大胆。年底全军航空兵部队大考核要考虑邀请二师过来参观交流。”

“二二八课题今年全部收尾总结,上级要求办个培训班,二师的弟兄们可以到这边来学习。”李战说。

“这是大好事。”方成河说,“我刚刚到很多情况还没掌握,过几天开个会再好好讨论研究研究。”

说到这,他看了眼27号歼-11BS战机,问,“薛向东是在这架飞机上牺牲的?”

“是。”

方成河说,“换一架吧,换一架薛正荣的问题就能解决。”

李战若有所思。

2011年8月,第八十四个建军节过后,空军航空兵第101航空旅迎来了它的第二位军事主官方成河空军大校,宣告着大炮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是新时代的开端。

最新网址:xqishuta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