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姑苏说 > 其他 > 戾王嗜妻如命 > 第798节

戾王嗜妻如命 第798节

作者:昭昭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9-16 16:11:41 来源:姑苏说

“是该如此。”李鸿渊亲亲她,“而且,你可不是累赘,你是值得用一切守护的至宝。”

是不是值得用一切守护她,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他会那么做,另外,他就算是没表现出来,实质上,她也能感觉得到,似乎因为之前的事情,某人心里貌似缺乏安全感,她敢保证,就算是在她睡觉这段时间里,他也没离开她身边半步,睡着的时候搂着,醒着的时候瞧着,在这一段感情中,处于被动的其实是他,强悍如他,也有患得患失的时候。

「婉摸了摸他的唇角,“阿渊,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真的,不用那么辛苦的忍耐的。”曾经,她对他说,若非必要,尽可能不要造杀业,可是现在,这话她已经不想说了,他本就该活得潇洒肆意,想做什么都可以,不必要委屈自己,他们走到今日这一步,对彼此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不管他是什么样,就算真的有病,真的变态,她也全盘接受,而不管什么业障,都陪他一起。

李鸿渊闻言,眼中一闪而逝的凶光,嘴角轻轻的勾起,那是真的毫不掩饰的邪肆,握赘婉的手,亲了亲她的手指尖,没说话,但是,也足以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至于后面到底要怎么做,另说。

「婉瞧在眼里,心中蓦然闪过“啊,有人要倒霉了”的念头,念头,也仅仅是闪过,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那倒霉的人不管是谁,不论生死,都不能再引起她的情绪。

「婉照样过她的,龚九给她开了安胎药,尽管现在条件有限,但是,这里毕竟靠山,没有现成的药,照样能想办法,每次药前药后都诊一诊脉,别人是三日一诊脉,她现在是一日三诊脉都远远不止。李鸿渊换药也换得勤,这种伤药倒是现成的,在离开白龙寺的时候,毕竟前路为之,多有凶险,最多的大概就是伤药了,另外,龚九还给他的施针,促使伤口更快的愈合。

现在的情况,健全的身体,自是远胜过带伤的身体,毕竟,他的武力值摆在那里,如果因伤不能动弹,浪费的不仅仅是一份战力。

不过,到底是伤着了,那不是一天时间就能养好的。

「婉为自己的那一刺后悔吗?依然不,会心疼,会担忧,唯独没有后悔。

外面的情况,李鸿渊也没有避开她,在下面的人向他禀报的时候,她就在一边听着。

事情比预想中更为严峻,想也知道,既然让启元的晋亲王知道章国与南齐勾连,那么为着自身的安全着想,除掉李鸿渊势在必行,毕竟,南齐不管对启元有着怎样的野心,怎样的计划,没成功之前,那都是空谈,而启元再不济,若是铁了心想要收拾章国这个背叛者,章国无丝毫反抗之力,所以,在南齐实现对启元的吞并之前——至少与章国、与南齐接壤的大片领土成为南齐的囊中之物,章国是不会在明面上表示对南齐称臣的。背地里往来是一回事,明面上背信弃义是另外一回事。

收拾李鸿渊,原本就是南齐的计划,摆夷族的圣女阮芳菲是主要执行人,这中间,与她合作的人也不在少数,总之,因为知晓这位启元的晋亲王手中的能耐应当是非同小可,这样的人,控制在手里,远远比直接杀了更具有价值,成功的几率很大,南齐的某些人,因为了解锁情蛊,相信在给李鸿渊种下锁情蛊之后,就已经是大局在握,章国的人出手,那只是加一层保障,压根就不认为会用到,所以,才会那么彻底的暴露在李鸿渊眼中。

结果呢,阮芳菲死了!

要说,阮芳菲体内的蛊,可不是一种两种,她死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南齐某些人就已经知道了,隐藏在山林中的章国人也知道了。

没什么好说的,有大能耐的人,既然不能不能为他们所用,那就只能彻底的铲除掉。

一个人杀不了他,就十个,十个杀不了就百个,总之,就是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婉瞧着山坳出口的方向,虽然不是离开这里的唯一出路,但是,如果他们退而入山,大概会更加的不利,她自身就是最大的麻烦。低头瞧了瞧肚子,果然,其实最初想要等一切安定下来再要孩子是正确的,不过,这个孩子,着实带着特殊的意义,靖婉对其充满了期待,各种意义上的。

外面的人就是咬定了他们不会入山,才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全力的攻进来,无非就是仗着人多,想要打消耗战,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李鸿渊带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暗卫,暗卫,那是最不怕消耗战的,他们经历过耐力饥饿等各方面的训练,在对方不会再有人手增加的时候,耗到最后,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只是,等到对方发现了这一点,这表面的安宁应该很快就会被打破。

从阮芳菲死亡,到现在,差不多十八个时辰,有些东西,对方应该差不多也摸清楚了,他们这边即便是想继续拖,对方也不会再等下去,正所谓夜长梦多,即便是边界,也终究是启元的地盘,十多里外有启元的驻军,即便人数少,那也超过章国过来的人,一旦惊动了他们,到时候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就要颠倒了,这个晚上,估摸着,就是一场苦战。

天已经暗了下来,屋里点起了灯,只点了小小的一盏,能照亮方寸之地。

「婉靠在李鸿渊身上,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无需说什么。

龚九又一次给靖婉把脉,其实靖婉觉得多余,这一天下来,多少次了,她又没如何,还能出什么问题,不过,自家夫君执意,而龚九每一次把脉也毫不含糊,瞧着是让他一个时辰一次,他也不会敷衍了事,算了,把脉而已。

不过,这一次,龚九把脉的时间好像格外的长了些,靖婉神游了一会儿回来,都还没结束,心头不由得一咯噔,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李鸿渊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等到龚九收手,“怎么?”

“回王爷,王妃的身体与之前没什么不同,不过,今日连反把脉下来,属下意识到一个问题,王妃中了眠蛊,这是可以确定的事实,孙宜霖让拂容解了王妃的眠蛊,带王妃离开白龙寺,照理,不管是什么蛊虫,是引出了体外,还是在寄体内死亡而消失,寄体内蛊虫存在的痕迹都会保持将近三个月左右的时间,然,从王妃的状况来看,她体内没有半点蛊虫存在过的痕迹。”

「婉坐正了一些,李鸿渊面上也露出了几分正色。“去将拂容带过来。”

本来,靖婉是准备回京之后再处理拂容跟孙宜霖的,具体要怎么做,到时候再说,不过现在看来,拂容说不得另有用处。如果说她要害靖婉,一开始的表现就不对。

「婉见到拂容的时候,倒是有点意外,怎么说,她比预想中要好得多,看上去只是面容差了一下,不像是受过刑的样子。

“奴婢见过王爷王妃。”视自己依旧是靖婉的丫鬟,不忘本分。

“拂容,你是用什么方法给我解的眠蛊?再有,之前我身上的的确确是被下了替身蛊,是不是?”看着拂容低眉敛目,“拂容,你真的不打算说点什么?”

拂容沉默了片刻,微微的抬头与靖婉对视,这已经逾越了,从完整的学了规矩之后,她是第一次“犯这样的错误”,拂容简明扼要的说了自己的出身,而那些悲苦悉数隐瞒了下来,“……是那位礼部尚书苏大人为巡抚的时候保住了奴婢的清白之身,他不是启元的人,而是前魏的人,身份还不低。他们给明明给了奴婢悲惨的命运,却还要奴婢为他们效命,又凭什么呢?奴婢即便出身低贱,也好歹是一条人命不是,有些东西,自然是要还回去的。”

好,靖婉也听明白了拂容的意思,那就是,那些人主宰她的命运,她愤怒不甘,还想着要报复回去,然而,她到底只是一个弱女子,还是贱籍身,没有那个能力,于是就借力,这借力的对象当然就是晋亲王。

所以,她温顺的接受那些人赋予她的任务,给靖婉下了蛊,本质上不是要伤害靖婉,而是要激怒李鸿渊,她相信,李鸿渊最后一定会查到前魏的头上,届时,前魏多少都会付出代价,一个国家付出的代价,再小,也远远超过她本身的仇怨了,尽管可能依旧不能叫真正的罪魁祸首如何,但是,至少也能稍有安慰。

别说靖婉,连李鸿渊看着拂容,那眼神都有一丝丝的改变。

还真没看出来,拂容竟然是如此的性子,内心的刚烈始终没有被磨平,认命也不认命,看起来温顺无害,但是,一旦超过了她能忍受的底线,那么她会暗暗的亮出利爪,凭借她的聪颖才智一点一点的布局,而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拂容想要借李鸿渊的力收拾前魏,目的已经达到了,尽管,就算她没做什么,李鸿渊也照样不会放过前魏。然而,她做跟没做,性质是不一样,更何况,她还又准又狠的踩中了李鸿渊的软肋。

李鸿渊轻笑一声,像拂容这样的女人,大把大把的存在,他从来就不放在眼里,如今却被狠狠的利用了一回,这种体验也是够新鲜的。

「婉看了他一眼,她能够从中读出危险,不管他在自己面前如何,但是,他有着绝对的骄傲,在他眼里,拂容就跟蝼蚁一样,被蝼蚁摆一道,心里能痛快才奇怪了。

只是现在,这不是重点。

“拂容,眠蛊跟替身蛊,是怎么回事。”

“回王妃,这事儿还要从奴婢母亲的真实身份说起,他们都以为奴婢母妃是一普通女子,这一点倒是没错,但也不全对,奴婢母亲其实是南齐人,摆夷族。……”

说道这里,靖婉都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了。

“年幼的时候,父亲常年不在,几乎日日与母亲为伴,那时候,她与奴婢说过很多东西,反反复复的说,或许不理解,但是,一遍又一遍的,想记不住都难。关于她的身世,说得倒是比较少,隐约记得,她好像是摆夷族族长之女,加之养蛊的天分很高,是内定的圣女,不过,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背井离乡,处在前魏那样被人掌控生死的境地,都没有再养过蛊,不知道是不能再养,还是有什么原因,使她死都不再养,而关于摆夷族的蛊,她全部都有告诉奴婢,只是,只说了中蛊之后的征兆,以及解除的办法,至于怎么养蛊,却是只字未提。在她‘临终’的时候,给了奴婢一颗珠子,一颗能解百毒,化百蛊的珠子,据说是摆夷族传承了千年的圣物,因为它,王妃体内的眠蛊跟替身蛊被化了,也是因为它,在王府的时候,奴婢才能从龚府医院子里拿到那些药。”

“把珠子交出来,本王可以饶你不死。”

拂容沉默,目光低垂,从靖婉靖婉手腕上的佛珠掠过。

李鸿渊冷笑一声,“不交?等你死了,本王总能找出来,带下去。”

“等等,”靖婉按照李鸿渊的手,她想起,之前拂容跟她说过一些似有深意的话,现在回想起来,“拂容,那颗珠子,是不是在我身上,从你给我解了蛊之后,就一直未曾拿回去?”

“王妃之恩,无以为报,奴婢这样的人,拿着它也没什么作用。”拂容这是变相的承认了。

“可是,你放在什么地方的?我身上现在连一个荷包都没有。”这么久了,身上多出一样东西,不可能完全没察觉。因为疑惑微微低头,然后,目光突然定在佛珠上,这是她身上唯一的珠子,问题是,可能吗?靖婉伸手,一颗一颗的拨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