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姑苏说 > 军事 > 公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算总账

公子风流 第六百四十五章 :算总账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军事 更新时间:2020-01-15 02:46:39 来源:姑苏说

朱盘烒并没有被扯去见郝风楼。

或者说,郝风楼压根就不想见他,因为不便相见。

不便相见的意思,无非是因为若是见了,不免会引起一些麻烦。

既然他是‘匪首’,那么认识他的人自然不该认出他的匪首身份。让他安安静静的做他的美男……呃,匪首岂不是更好?

所以郝风楼和杨士奇已经坐上了一辆马车,在一队人马的拱卫下,急匆匆的向南昌方向去了。

杨士奇和郝风楼同车,这位郝大人所表现出来的镇定,还有那深藏不露的阴狠,都让杨士奇大开眼界,这仿佛给杨士奇开了一扇窗,或者是开了眼界,原来有些事是可以这样处置的。

其他人可能会认为这是莽夫的行径,可是杨士奇不这样看,以硬对硬,用拳头对拳头,其实未尝不是一种智慧,只是这个手段未免狠辣了一些。

杨士奇知道,朱盘烒死定了,当有人来禀告,告诉郝风楼拿住了一个身穿蟒袍的男子,此人自称是朱盘烒的时候,郝风楼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笑,回了一句,天潢贵胄岂会袭击钦差,这是恒古未有之事。

那么,朱盘烒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不过另一个儿子,九江王朱盘烑,却被郝风楼放走了,这显然却另有深意。

总而言之,杨士奇心里想,一日之后的宁王府怕是要翻天覆地吧。

郝风楼坐在马车里,身子挺直。剑眉微沉,双目微微阖起,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稳。他的手搭在膝上,指头一次次的敲击着膝盖,似是在思虑更周全的处置办法,最后他抬眸,朝杨士奇笑了,如沐春风地道:“杨公以为,我这样的处置可是妥当么?”

杨士奇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只要他摇头,那么郝风楼必定会对他疏远,甚至双方从此之后可能就成了敌人。可是一旦点头。今日这件事的政治后果就不只是郝风楼一个人来负担了,事情的经过,你杨士奇也是看到的,事后你也点头称了是。若是一旦不慎。让人翻了盘,郝风楼跑不掉,你杨士奇能跑么?

可是……

杨士奇心里暗叹,他仔细的思虑再三,想了想此事的后果,又想了想事情有什么破绽,到时有没有冠冕堂皇地说辞,大致上。似乎没什么差错,郝风楼和自己的坐船到了九江港便被数千人围住了码头。突然袭击,喊打喊杀,甚至礼部的一个官员也为此以身殉国,由此来推论对方是乱党有什么不妥?这件事解释的,理应是宁王,而不是郝风楼和自己,郝风楼唯一显得急躁的就是,不该解决掉朱盘烒,可是真要搪塞,也说的过去,皇亲国戚,天潢贵胄,怎么可能会带人袭击钦差呢,那么这人说他不是皇亲国戚也理所当然,至于最后杀错了,那也有申辩的理由。

当然,这最重要的还是天子的态度,天子对藩亲的忍让已经到了极限,比如这宁王,先是封他在南昌,此后他不老实,和谷王勾结图谋大事,陛下先是废他为庶人,此后又念宁王靖难之功,又恢复了他的爵位,这宁王倒是谨慎了,却还是小动作不断,以天子的性子,如何忍受?说穿了,此番让郝风楼来,便是有敲打宁王的意思。

只是现在的情况,何止是敲打,分明就是当头一棒罢了。

杨士奇最后道:“善!”

他只说了一个字,可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郝风楼笑了,他明白,杨士奇和自己的最后一层窗户纸已经捅破,自此之后,双方才是真正同舟共济的盟友。

“那么,我们在马车里歇一歇,明日就要抵达南昌府,接下来还有许多事要做。”

…………………………………………………………………………………………………………………………………………………………………………………………………………………………………………………………………………………………

“不要,不要……我是朱盘烒,我是上高王,我是宁王世子啊。”

就在这江边,披头散发的朱盘烒几乎跪地求饶,他的身子已经被五花大绑,几个面无表情的神机卫武士此刻将绳索的另一头绑在石头上,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朱盘烒当然知道他们是要做什么,因此更加惶恐,早将自尊和傲慢丢到了爪哇国,痛哭流涕地道:“你们不信,就去问,我是天潢贵胄,是凤子龙孙,我……”

“不……不……”

“郝风楼……不……郝大人是认得我的,你们的郝大人是认得我的,你让他来见我一面便知道了……我……我……”

“我爹,我爹就在南昌府,我爹是宁王……”

朱盘烒感觉自己的下裆已经湿了,他两腿颤抖,牙关也咯咯作响。

接着有人将他推到了岸边,然后踹下去。

什么天潢贵胄,什么凤子龙孙,现如今什么都不是,连同那块不起眼的石头,一起扑通一声落水。

江水溅起了水花,那呼救和求饶声戛然而止,待水波荡漾开来,一切……都平静了……

…………………………………………………………………………………………………………………………………………………………………………………………………………………………………………………………………………………………

在南昌府里,朱盘烑几乎是‘侥幸’,才逃的性命,他不似郝风楼的人马那般气定神闲,慢慢赶路,而是寻了一匹快马,星夜赶到了南昌府。

宁王府里灯火通明,几个主事的太监眼睁睁的看着三王子,也就是九江郡王,一副衣衫褴褛、失魂落魄的模样在一个宦官的带领下进入了庭院深处。

“出了什么事?九江王为何如此狼狈?”

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疑问。

而下一刻,答案揭晓了。

就侧殿里,朱盘烑泣不成声,哭告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而和衣出来会见自己儿子的朱权方,手里刚拿起一碗热腾腾的茶,下一刻,这茶盏便摔落在地上。

朱权的面部表情僵硬,眼神有些呆滞。

这位既有才情,文武双全的王爷,此时此刻却像是一尊雕塑,雕塑顷刻之间像是老了许多,方才还是踌躇满志,得意洋洋,而顺势之间就垂垂老矣,连挽起的发髻,似乎也多了几根白发。

他似是有些承受不住,边上地宦官要搀扶他,他却挥挥手,示意那宦官走开。

那宦官有些踟躇,不知该走还是该留,生怕朱权有什么意外。

而下一刻,朱权怒了,暴跳如雷,朝着那宦官大吼:“滚,滚!滚!”

他连说了三声滚,每说一个滚字,声音便加重一些。

似乎还不解恨,他像疯子一样冲上前去,朝他宦官拳打脚踢,暴怒地大喝:“你聋了么,你聋了么,你聋了么?”

那宦官被打倒在地,不敢还手,连声音都不敢哼一句。

朱权不解恨,不解恨,他感觉自己的胸腹之中有一股东西散不开,堵得他连呼吸都越来越艰难,他狞笑,抄起案上的青铜獸炉,直接往宦官脑袋上砸去。

啪……

鲜血殷红,香灰四散。

朱权失魂落魄地后退一步,他不敢去看那血,这使他想到了朱棣,想到了那个王兄,那个手提血刃,杀人如麻的兄长,这也使他想到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

那宦官已是不动了,趴在地上,鲜血泊泊地流。

朱权后退,退到了椅边,一屁股瘫坐下来,眼睛重重地闭上,那眉宇之间带着仇恨,带着痛苦,还有不甘。

他握紧了拳头,突然又平静下来,侧目看了一眼朱盘烑。

朱盘烑早被此时的场景惊呆了,他见父王看向自己,连忙低下头,一声不吭。

朱权深吸一口气,才道:“好啊,好啊,看来大祸将至了,朕那皇兄看来是要动手了,图穷匕见是么?本王明白了?那郝风楼在哪里,他去了哪里?”

朱盘烑道:“已是往南昌府来了……父王……”

朱权冷笑道:“来的好,来的好,不过……现在就算要动手,怕也来不及了,南昌府的知府,还有江西的布政使和都指挥使,都是态度**,他们是不敢冒这样风险的,哎,早知如此,真应当听那刘先生之言,索性起事,鱼死网破,可是现在已经迟了,迟了……不过……郝风楼既然要来,那也好,本王正好要会他一会,是该会会他了,本王和他的恩怨正好也该一并有个交代。”

朱权站起来,继续道:“在王府安排好人手,那郝风楼什么时候来了,立即回报,布政使司、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都打好招呼,告诉他们,本王要会友,让他们不要打扰,不可打扰,这王府方圆一里之内,一个人都不许出入,不,是一只苍蝇都不许飞进来!”

朱盘烑期期艾艾地道:“是,是……”(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