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姑苏说 > 军事 > 公子风流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觐见母后

公子风流 第八百八十一章 :觐见母后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军事 更新时间:2020-01-15 02:46:39 来源:姑苏说

郝风楼二话不说,就动了手。

身后的护卫一看,哪里还敢闲着,这些人素来是胆大包天的,跟着郝风楼转战千里,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一看郝风楼动了手,便一拥而上,对朱柽拳打脚踢。

朱柽所带来的护卫们一看,自是要动手,却听郝风楼嚣张的道:“比人多是么,倒要看看,在这里,谁的人多。”

他拿其脖子上悬着的竹哨,狠狠一吹,尖锐的哨声传出来,这里本就靠着朝阳门大营,这声音一出,顿时四面八方,都传来喊杀声。

这一下子,朱柽傻了眼,他被打的鼻青脸肿,护卫们不敢动了,徐景明急了,连忙要劝:“别打了,别打了。”朱柽打不过郝风楼,还打不过徐景明么,他气的跺脚,又是狠狠一口吐沫,吐在徐景明身上,厉声道:“姓徐的,你真不是东西。”

旋即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打在徐景明的脸上。

徐景明真是无妄之灾,郝风楼打你你他娘的不敢放屁,为何总是打我来着?

偏生他一脸委屈,真不知是该恨郝风楼,还是该恨朱柽。

倒是朱柽被打的面目全非,此时眼看着对方叫了人,心知不能久留了,况且这人打着徐景明的招牌跑来打自己,又联想到诸多的传闻7,w◎ww.,便觉得这是郝风楼和徐景明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把戏,此等小小把戏,他洞若烛火,一眼就能看穿,即便是再暴躁的人。此时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走。吾命休矣,于是恶狠狠的瞪向徐景明。摔下一句狠话:“咱们等着瞧!”

二话不说,抬腿就走。

一干护卫拥簇着他,唯恐慢了半步。

徐景明想拦,也是拦不住,场面和气氛一时混乱,徐景明气的脸色发青,一时说不出话来。

……………………………………………………………………………………………………………………………………………………………………………………………………………………………………………………

半个时辰之后,局势总算稳定下来,徐景明回宫复命。自是被徐太后一阵痛骂,只是骂过之后,姑侄二人,总算稳定了。

徐太后脸色铁青,却终究还保持着理智,她脸色冷峻,最后一字一句的道:“郝风楼,不能再留在京师了,他借故挑起藩王和哀家之间的矛盾。偏生哀家对他,打不得、骂不得,哎,想办法。明日请他入宫觐见,早些打发了他吧。”

徐景明心有不甘,却是无可奈何:“只是他的条件过于苛刻。只怕到时旨意出来,朝野震动。”

徐太后幽幽叹口气。道:“你们男人和哀家不同,男人们总是意气用事。不肯吃亏,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可是如今,必须得要审时度势,要懂得取舍,这件事,已是刻不容缓,再耽搁下去,局面只会更加糟糕,现在唐王被打走,藩王们的疑虑更深,哀家需要时间,重新与藩王们建立信任,而郝风楼,以及这些谅山军留在京师,是十分不合适的,你明白了么?明日,就在明日,不能再拖了,郝风楼在一日京师,你就和郝风楼一日撇不开干系。”

徐景明只得道:“遵旨。”

………………………………………………………………………………………………………………………………………………………………………………………………………………

次日一大清早,郝风楼便打起精神,穿着一身谅山军的军服入宫了。

折腾了这么久,看上去是胡闹,而且惹来诸多争议,不过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如今的朝廷,分化的极为厉害,这也印证了郝家的判断。

这个朝廷,只有在与谅山军为敌的时候,才会紧密团结起来,也就是说,无论是朝廷,还是藩王,亦或者是地方的士绅,也唯有在谅山这种大敌当前,才会达成一致,而一旦这种压力消失殆尽,只要稍稍挑拨,他们就会固态萌发。

究其原因,只是因为谅山集团有别于任何利益集团,他们既不是朱元璋,朱元璋打天下,固然对元朝的贵族不利,可是对于元朝的士绅官员,却未必是没有好处的,反正皇帝轮流坐,管他到谁家,今日是大元的官,明日做一做大明的官,又是何妨?天下终究是朝廷和士大夫们的,这个宗旨不便,任何一个统治者,都需要这些文臣和士绅。

因而朱元璋驱逐鞑虏,真正的敌人只有元朝的贵族,打败了他们,让文臣和士绅们看到了希望,这些人自然而然会倒履相迎,纷纷改头换面,投效到大明的旌旗之下。

可郝家也不是朱棣,朱棣虽然没有得到士绅和百官的支持,可朱棣毕竟是宗室,对于宗室和贵族们来说,无论做皇帝的是朱允文还是朱棣,其实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甚至由于朱允文的削藩,早已使得许多宗室和贵族与之离心离德。

由此可见,是朱棣还是朱元璋,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其实只有一个。

可是对于郝家来说,他们的敌人,却是数千年来盘踞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利益集团,宗室和贵族不喜欢他们,是因为姓郝的不姓朱,一旦郝家的人打进了金陵,这对他们来说,等于是灭顶之灾,而至于文臣士绅,亦是将谅山贼视若寇仇,因为谅山这个利益集团里,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谅山的统治者并非是文臣,而是商贾,文臣做不了商贾,这就意味着,一旦郝家据有天下,他们不但仕途无望,甚至极有可能,连家中的土地都要失去,他们祖祖辈辈所依赖的生产方式也都彻底的破产。

这不是无缘无故的恨,可正因为这种利益上的水火不容,才让徐太后得以民心所向,却又因为郝家军事上的停止,还有郝风楼的挑拨离间,让这些人固态萌发,又一次在统治集团的内部,开始分裂了。

利用这种分裂,郝风楼则牟取到了好处。

抵达了奉天殿,在这里,只有几个老太监,还有徐太后。

徐太后一身盛装,目光炯炯的看着郝风楼。

而郝风楼跨前一步,拜倒在地,道:“儿臣,见过母后。”

某种程度来说,徐太后对于郝风楼,不但有曾经的君臣关系,也有几分亲情,当年的徐太后,曾认过郝风楼为义子,此后郝娶过荆国公主,亦算徐太后的半子。在这个世上,对郝风楼真正好的人,实在不多,徐太后至少算是半个。

因此郝风楼的言辞极为恳切,到了殿下,纳头便拜,行了个大礼:“儿臣听说,母后近来身子不好,儿臣该死,不能及早探视,实在万死。”

说这话的时候,无数的记忆涌到了心头,在这金陵,在这紫禁城,面对这许多熟悉事物,许多熟悉的人,郝风楼的眼中闪烁着泪花,他并非是铁石心肠的人,至少曾经的那个郝风楼,是真挚的,可是现在这个郝风楼呢?

现在这个郝风楼,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正如徐太后一样,大家都心知肚明,殿中的两个人,背后所站着人,实在太多太多,某种程度,他们是二人的棋子,可是何曾,二人又不是他们推到前台的棋子呢,正因为如此,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如那提线木偶,不再有是非,不再有情感,有的,只是屁股决定脑袋。

徐太后凝望郝风楼,见到略带清瘦的郝风楼,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她幽幽叹了口气,道:“本宫……还好……郝风楼,你我,有日子没见了,自宫变之后,哀家哪,时常会想起你,可是哀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日相见,竟是在这样的场合。你……变了,哀家看着你,有些生,你还是郝风楼么?”

郝风楼眼泪禁不住有些止不住,身躯微微颤抖,他深吸一口气,道:“儿臣就是郝风楼,这几年,儿臣也一直想要探望母后,想要见母后一面,只是造化弄人,许多人,许多事,都已面目全非,儿臣……有许多万不得已的理由,那一日宫变之后,每每想到母后置身在万难的境地,儿臣便夙夜难眠,母后,你受苦了。”

徐太后眼眶微红,声音变得哽咽,她手紧紧抓着长袖,深吸口气:“是啊,那时候,真是千难万难,仿佛整个偌大的宫里,就剩下了哀家一个人,从前一切熟悉的东西,都已不再了,不知有多少阴恻恻的眼睛,在窥测着哀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哭不得笑不得,便是疼了,也叫不得。”

……………………………………………………………………………………………………………………………………………………………………

第一章送到,晚了点,打了吊针回来,抱歉。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